写人器(生物编写及生物遗传特性编码)高级语言编译系统

    技术2022-05-11  15

            如果我们直接看程序的机器码,那么所有的程序都是一大堆的01。这和我们看某种生物基因组序列图的情形是一致的,U(T)CAG的不断重复,单独弄一块01或者U(T)CAG,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块东西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比如说到底是qq的代码还是msn的代码?是青蛙的碱基序列还是人的?

            这样就很麻烦,即使我们拿到了某种生物的基因组序列图或者某种程序的机器码的一部分或者全部,我们也不可能马上就知道是哪一种生物的或者程序的一部分或者全部,这些部分或者全部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有什么功能亦或只是一段废物根本没有用。又是如何编的呢?一堆问题。如何解决呢?

            因为我们确乏读取和编写这个东西的工具,因为毕竟编写程序的人不希望你看到他的源代码,有时候他们还写了很多阻止你查看源程序的多余的代码,这样原程序的机器码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在有了这些东西之后,你还必须得有让这个程序运行起来的物理环境,比如要有能读懂这些和运行这些东西的系统结构,比如说不同结构的电脑和他上面的不同编译器和不同语言编写的程序或者一系列的培养器皿和环境等等)

           一个生物也是一样的,我们要想直接通过读取基因序列就找到编制这个生物的源程序看起来和直接读机器码一样的困难,海量的0和1肯定要让你疯掉的吧。鬼知道编生物的那个“人”是不是也加了点无用代码,呵呵。开个玩笑。

          不过幸好,我们现在编程序的时候不是直接用0和1来编的,所以即使一个没有程序编制经验的人在很短的时间内也可以编出一些像模像样的程序。这是因为已经有前人为我们搭好了路,有现成的编程工具和编译器还有芯片开发人员的努力使这一切得以实现。那么有没有可能一个生物也不是“直接用u(t)cag 来编”的呢?答案是肯定的,要不也太累了吧。

           所以想象一下未来的世界有那么一些人可以用一套机器和一些软件就可以轻松的当上帝的情形吧,假设上帝或者别的神仙,比如女娲根据自己的样子(摹本)来创造一种只是在外表上跟他相近,或者跟他看见过的东西相近,但功能却远不如他的“机器人”来为他工作,以便实现他的一些构想和愿望,就像在用计算机一样。

    呵呵,我是疯子?是有点疯, 不过我正好想当这样的一个铺路者中的一员或者至少为这个想法写点什么东西出来,编一个这样的工具出来,由上而下的写“人”,而不是由下而上的读“人”。这个和现在的系统生物学好像很相似,不过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这就好像一开始大家都研究基因组,搞完了发现暂时没多大用,又接着搞蛋白质研究 转录研究等等等等。。看来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哪里出问题往哪奔,不能从根本入手。

          基于以上的观点,要读取基因组序列来写“人”恐怕有点难度, 那么编一个生物,比如说要编一个“人”就真的那么难吗?在现阶段看起来是比较难的,因为创造人的机器环境毕竟不是cpu硅晶体而是地球和地球上的诸多化学元素。

          cpu的结构和指令集我们统统都知道,因为是人编的嘛,所以编译器就不那么难开发了。而地球这个大的机器的“指令集”我们又要到哪里去找呢?

            这也不是什么痴人说梦的事情,其实说白了地球就是一个大的无机物集合体,相当于一个温床和容器。所有的有机物都在这个球形容器的表层环境巨大差异中利用温床里的物质产生和复制。也就是说物质所处的环境、温度等等是这个系统的一些重要的参数,还有已经知道的各种化学元素是参与制造的原料。另外,有一些简单和朴素的哲学知识可以帮助我们来理解这一类的东西,比如你不可能画出你所不能感知的东西。又比如一个事物如果没有外力的推动,那么它将永远保持原来的状态,我们现在有问题只是谁创造了上帝,而不用对存在这样一个编写“人”的工具的可能性进行质疑,应为这和上面的规律相悖。

            当然,不可能所有的化学元素都要参与进来,那麻烦可就大了,要知道自然的法则是什么?就是道法自然,怎么理解,就是凡事总是朝着阻力最小的方向发展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能偷懒就偷懒啦。那么能少用几样东西就尽量少用,那么最开始最简单的东西是什么呢?

           让我们来看一下化学元素周期表,用一下前人的成果也是一种偷懒的办法不是吗?呵呵。

           先来看最简单的元素 氢 这个东西真是太好了,真是好又多啊 因为太简单了 所以就造得多 ,容易造嘛,一个电子围绕着一个质子转来转去连个中子都没有,所以一偷懒就造得多了,哪像造金子那么复杂 一点点金子就要爆炸一个巨大的星球才能得到,多麻烦啊,成本也划不来嘛。至于带1个中子和两个中子的氘和氚要用的能量也不少所以氢自然就成了宇宙里面最丰富的材料,用来做生物的原材料之一就是板上钉钉的事,舍我其谁嘛,没得商量。当然是他的这种结构决定了他在生物原材料中的重要地位。

          先让我们了解一下一些概念  化学键  氢键 分子间力(范德华力) 说起来麻烦,不符合偷懒的原则,所以链接了一些网上搜来的资料,免得打字的痛苦。 

         

    基因是脱氧核糖核酸分子上具有遗传效应的特定核苷酸序列的总称,是具有遗传效应的脱氧核糖核酸分子片段    

     

    一晃又过去n个月时间,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写的上面的这些东西真是的,要给毫不理解这些东西的人说清楚化学物理生物等等诸多学科的东西还真是累,   不过幸好如今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况且一个人的财力和精力也有限制,但是这种技术我看还是不要大众化得好,这可不时闹着玩的,einstein当时也不想让原子弹害人,当然杀个把禽兽也没关系,不过这比原子弹厉害多了,只要随便弄个东西出来,一个人可以在瞬间因为生物的方法(化学物理的方法)而化为乌有,但是他周围的建筑却丝毫没有损害。就像狂犬病毒在摧毁人的神经系统的时候一样,这样一个过程还可以在这种系统的帮助下加快摧毁的速度,从入侵到发病(也就是显现征兆)的时间可以在一个相对短的时间内完成,或者给这种新的玩意再安上点别的东西身上的特性或者干脆创造点新的属性出来也是很容易的事情。问题是我们不能保证每一个已经格式化了的人都被格式化成了好人,也不能保证在原来的条件和规则下已经格式化过的人可能诱发出某一特定的偏执的属性的因素。所以这样的东西应该被很好的控制,而只在“上帝之城”里流传。这里的上帝可不是指基督耶稣。好了,就写到这里吧。基本上没有人关心这种问题,这也是上帝的绝妙之处。另外原文叫《基因编译系统》似乎很不确切,故改为现名。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