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建议:179001057@qq.com

昌溪小镇

技术2022-05-11  1

      这篇文章摘自 钱玉贵 的博客

     这几年里足迹了皖南的山山水水,不敢说遍访,但至少在昼夜之间可以到达的皖南名胜古迹与秀山丽水基本上是都观赏过感受过了。生为江南人,浸染故土的人文遗墨,领略历史沉淀后的深厚丰韵,自是情趣之事。这种游历当中,除了人文历史本身所引起的兴奋与欣喜之外,应该说,遗憾和败兴的地方也是很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越来越多的景点和历史遗址遗迹都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后天改造装修和泛滥成灾的商业气息所包围与伤害,历史被割断了,使人无从赏之考之,加之山水也是扭曲后的“山水”,故而也就聊无兴致了。但总还是有遗漏的所在,或者说,总还是有尚来不及“改造”“装修”来不及立马变脸收银子的地方。我要说的这个地方,就是昌溪。

    像所有皖南的古镇一样,昌溪也是个依山傍水,景色秀美的好地方。它处在绵延山脉的洼地,由一个坡势趋缓的巨大的山冲形成。整个街镇由两部分组成,上街头住的吴姓居民,下街头住的是周姓居民,由一条主街道横穿整个街镇。据吴姓当地人说,南宋时他们的祖先由古越国迁徙到了这里,而且很快使这里人丁兴旺且商贸发达起来。其实考证一下也不无理由,从昌溪镇沿弯曲的山路出去五公里的路程,就是新安江的渡口了(现在是千岛湖的深渡渡口)。而在毗邻的周姓居民的下街头,从建筑规模和遗存的经过翻修的祠堂看,周姓氏族在昌溪镇的“半璧江山”是无法跟街上头的吴姓氏族比较的;尽管周姓族人在祠堂的牌坊上和人人相传的口头上,都认为自己最早就是周文王的后代,且是从中原迁徙过来的。由于手头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加之刚刚完成的祠堂也尚未对外开放,故而也就无从考证了。不过,从新建的亭台楼阁里所绘画出的有名有姓的历代周氏做官人的谱系看,周氏的祖脉前人当也是不可小视的。与周氏毗街相邻的街上头的吴氏居民,似乎并没有街下头周氏人家那样急于表现祖上的功德伟业(没见到他们建亭造阁供奉先祖或彰显先贤功德),他们似乎更关心眼下的生活,当下的日子。     你看看,仅有的一条小街上,不仅挤满了古老的、现代的以及从古老向现代过渡或翻新的楼屋,而且街市繁华,人声鼎沸,一派浓郁热闹而又古朴纯粹的乡村生活气息。让我颇感诧异的是,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见到如此众多的青壮年(显然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并没有远走他乡打工谋生),这是我近几年在皖南山水间走动的村落里很少看到的;其次这个掩映在清山绿水之间的小镇,外表的平静安详之下,内在里居然有如此诱人感动的生活气息:在古老狭窄的铺着青石板里的小街巷里,你可以看到典型的徽派建筑的古老房屋(有二进开、三进开、甚至四进开的大宅第),和现代气息的三层小洋房以及花园、阳台以及色彩精美的墙面装饰;再次,是临街两旁的房屋既是住家生息的所在,同时也是一面面商埠;这些商埠,虽没有都市商场里的琳琅满目,但完全可以这样说,这里也一样应有尽有,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更让我吃惊的是,这里不仅有小百货、小五金,小菜市,而且有储蓄所,小学、中学,有小型修理厂,有修表的,修摩托车的,修电脑的------     沿着小街漫步,真有种来到了一个被历史沉迹所装点,又被现代生活气息所充溢的袖珍国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过去不曾有的,很惬意的。狭窄的街巷里人流熙攘,狗儿们悠闲地穿行在人们的腿脚之间,临街的商埠门前大多有老人坐着,或蹲在那里,观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不时跟某个熟人打声招呼,询问一下家里情况什么的,而在空间极其有限的商场里,从衣着上根本看不出乡土气息的几个姑娘叽叽喳喳,挑着时装又拿不定主意,见外地人瞧着她们,立即压低声音做羞怯状------     小街不过百十来米,但似乎处处都被浓郁的生活情趣所包围。走到街尾段,便见到了吴氏先人修建的宗祠,显然也是翻修一新,但宗祠大门紧闭,据说非特别的日子是不对外开放的。这里老屋连成一片,都破旧不堪,有些房屋早已无人居住;这些房屋据说大多是明清以来遗留下来的。一条从大山里流淌下来的清澈而湍急的溪水一直延伸到这里。我们看到了昌溪先人的智慧。他们将溪涧深挖成渠,用坚硬的卵石修砌成“S”状渠坝,这样溪水一旦变成洪水,进入这种渠坝里便缓冲下来,柔弱下来,经过三道绕渠,到了街外的昌溪河时它们就舒缓成绵绵柔波了。在这里我看到的景致同样令我心动。在溪涧坝上,百年的樟树高大如盖,枝繁叶茂,树下是用鹅卵石铺垫的小道,老人们悠闲自在地走动着,孩子们天真烂漫地戏耍着;而在旁边的昌溪河畔,有大人跟孩子们在一起站立在溪水入口的浅水里,用一根细细的小竹杆做成的鱼杆在钓鱼。这种钓鱼方式非常奇怪,竹杆不过米把长,上面系着一根细线也几乎是同样的长度,鱼钩上仅挂上一丁点鱼饵(好像是谷粒),便抛向流动的水里,小鱼儿便追逐上去,于是银线迅速地在空中划过,很快小鱼儿便在那些孩子和大人们的手里跳跃着了。------

    中午的时候,下雨了。选择了一家临河的小饭店吃饭。淅淅沥沥的雨点中,我突然觉得世界安静极了。品尝着农家小菜,透过临河的窗口观赏着云烟缭绕的青山绿水,不时被河面掠过的清新无比的空气所扑面,那种感觉真是美极了,至少是在喧闹嘈杂的城市里是无法享受到的。昌溪给人一种回家的感觉,这是一个离散多年的家,一个在记忆里快要淡忘的家,一个将变得越来越希罕和珍贵的家,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评论:这篇文章是06年的,可能和现在有些差距,真正的古是在我们小时候,那个时候没有现在的桥,过河好坐渡船,路是沿河的,全部是石板路,清爽。河水很清也比现在深,不象现在地下有很多藻。我们在昌溪中学上学的时候喝的就是河里面的生水。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