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

    技术2022-05-11  46

     

    怕是我患了过久的失语症。看了太多的书,讲了太多的课,很多平实的话语已经不能正常平静舒缓地表达出来,正在怀疑自己内心话语能力在损灭。这对我来讲真的是一个严重问题。也许自己在向明亮而不刺眼,圆润而不腻耳,不再需要对别人察颜观色,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不理会哄闹,洗刷偏激的淡漠,无须声张过渡。勃郁的豪情发过了酵,尖利的山风收住了劲,湍急的细流汇成了湖。可是谁又能肯定自己就是那个满脸胡渣长大了的小王子呢?

    来到这个小地方也两个月了,这是一个你花一个钟头就可以环城一遍的城市,十几块钱的士转遍每个角落的小城镇。当然,它也有沃尔玛,也有肯德基,也有永和豆浆。它还有牛肉青椒、八爪鱼、芋泥等几十种馅的油炸三角饼、超级便宜的豆花粉丝、黏滑可口的白色耙糍、松脆金黄的海蛎煎。这里的公车让你怀疑人民币的价值,这里的警察骑着自行车巡逻,悠然自在,清晨警花排成一列慢悠悠地在城市里逛荡。路上的行人极少,而我却总是迟到。回到泛着潮湿气息的出租屋,翻一本看了几百年的小说,在安静的夜晚沉沉睡去,偶尔做梦。

    在这里生活,似乎堕入了尘世之外,恍然昨日的经历都如前世,几个电话隔返红尘,几个夜雨又洗刷回桃源心境。我想我是真的精神分裂,一半拿来挣脱自在的藩篱,追求人生的新鲜刺激,一半停留在永无乡里,陈腐溃烂。我不记得你,来到这里,而你又在忙着什么,你已经忘了我,忘了曾经对我说的话,未完成的,终究还是在路途中。


    最新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