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官员痛心房价涨幅太小

    技术2022-05-11  5

    据新华社电 宁波市2006年房价同比涨幅为2.2%,当地一位领导干部最近在一次会议上,对这个“极低”的数字表示“痛心”,并当着记者算了一笔账说,这个数字比一年期的银行存款利率还要低,这样下去,宁波的房地产行业“非死不可”。      这位领导干部还说,他不主张房价低,现在那些要求降低房价的舆论,是一些人为了炒房故意营造的,为的是要“逢低买入”。      这位领导干部其实说出了某些地方领导干部在房价问题上的“心里话”。记者在采访中,就时常能够听到一些领导干部发出类似的议论。如果说这位领导干部是杞人忧天,那么他这种“痛心”本身却道出了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一些地方上的领导干部,屁股是坐在了开发商那一头,而不是坐在老百姓这一头。      实际上,正如人们常说的“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正是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对房地产行业的依赖大,利益关系深,地方财政收入、干部政绩和房地产业上涨一荣俱荣,以至于“屁股指挥了脑袋”。老百姓正为房价高买不起房发愁,身为领导干部这样的“痛心”实在会让老百姓伤心。现在一个令人不安的现状是,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一方面热衷于房价上涨,对房地产嘘寒问暖,另一方面又对广大中低收入人群渴求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的要求漠然视之。到2006年底,全国657个城市中,尚有145个城市廉租房建设还是空白。      某些城市不是因为财政拿不出这笔钱,而是不肯为低收入人群拿这笔钱,做这种“雪中送炭”的事。如果说在房地产业有什么“痛心”的话,某些领导干部这种畸轻畸重的为政之道,这种背离民生为本执政理念的考虑,才是真正令人痛心的。      奉劝那位为房地产价格涨幅不大“痛心”的领导干部,还是多想一想成千上万的低收入家庭三世同堂挤住一起的困窘吧,多想一想那些住在老房旧屋、没有起码卫生和取暖设施家庭的生活艰辛吧。改善他们的住房条件,实现“广厦千万间,寒士俱欢颜”,才是我们的政府所应当倾力而为的。 

    最新回复(0)